原创梵高的农鞋02-06 00:57
作者:脚夫

摘要: 大道难与小人语一西方文化推重“我”的存在,比如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又如海德格尔与荷尔德林之“我,诗意栖居

大道难与小人语

一 西方文化推重的存在,比如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又如海德格尔与荷尔德林之我,诗意栖居在大地上,抑或许多哲学家将整个世界一分为二,即我与非我。传统儒家宣扬正心诚意,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反问一句,修谁的身,齐谁的家,治谁的国,平谁的天下,答案不言而喻。一旦油尽灯枯,灰飞烟灭,与万物融为一体,大概世间熙攘与鸟兽花树、山川星辰都将被褫夺意义。又如智者所言,人是衡量世界的绳墨,何必这般委婉,倒不如说我是衡量世界的绳墨。做一件事,谈一个概念,因故陈情,喜怒哀乐,仿佛都离不开。这个有时抽象,有时具体,有时不但具体,并且实际。这个世界或者并没有如此不幸,白驹过隙,斗转星移之间,不知走了多少个,但花花世界依旧,万物依然繁荣。的愿望一次次落空,大概这愿望本身就是一厢情愿的妄想罢了。是痛苦与空虚的载体,负重匍匐前行,或受制于物,或累于名,或滞留在一个虚妄的观念中,或沉醉在一个海市蜃楼般的理想里,很忙却不知忙什么,很疲惫却不知因何疲惫,很迷惘却不知为何迷惘,这大概就是存在的困境,亦是之存在。

 

二 形坐而神驰,枯坐静默之人一多半的时间都在这个状态。望着流逝的时间发呆,在陋室里迷了方向,俨然成了时空的囚徒,不知先后,不辨东西,惴惴不安。自然的我,饥则食,寒则衣,无忧无虑恰如赤子,混混沌沌恍若云雨。自然的我,一经过社会化,变作了社会的我,由社会的我回归到自然的我,这叫返璞归真,成了天然的我。自然的我,在一日多变的世界里举步维艰,随后被强迫社会化,譬如受教育,吃亏积累阅历经验,再比如历经沧桑之后睿智练达,这个过程伴随着剧痛,同时也失却了本真。人活着,似乎获取生存之需不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攫取创造生存之需之外的东西方是正途大业,所以很苦很累。有心失,无心得,追逐越多,忧愁越密。试问谁敢标新立异,不去追逐众人美之的事物,不去模仿众人趋鹜的生活方式,这是常识常理,是圭臬,无懈可击。自然的我,多欲了,多情了,多心了,多智了,多才了,生活花里胡哨,娱乐样式层出不穷,精神却浑浊腐朽了。因此,心猿意马。得意味失,成意味毁,喜意味哀,美意味丑,真意味假,善意味恶,生意味死。正反交替,周而复始,正是天堂甘泉,反是地狱毒鸩。其所以有差别,其所以有好坏,大约也是千百年来约定俗成的规矩,应该如此,似乎这样,本来就该这般模样。无远见卓识看透纷扰对立,更替重现,便无法安时处顺,不忧不惧。

 

三 人间有万千个,便有万千种面目,万千种思想,万千种活法,万千种是非。莫非这万千个不同,也能如秦始皇那般书同文,车同轨来统一,来千篇一律吗?人有人语,鸟有鸟语,树有树语,风有风语,单凭人之感来丈量世界,锻造世界,岂不狂妄无知?是有限的,世界是无限的,以有限颉颃无限,譬如碗盐入江河。

 

四 该忘记的存在,淡漠的梦想,平静看待的嗜好,心中无执念,无邪念。谈何容易?这有待后天的修为与境界。境界的远近高低,决定了风景的狭窄与辽阔,部分与整体,表象与本质。大概这世界只有两种人,博名的人,图利的人,破利易,破名难。忘利忘名,进而忘我,无我,我与天地万物融合无间,无碍,然后享纯粹的安宁,以终天年。

 

五 近读《庄子》,为其荒诞瑰丽的笔触所感染,更受其超然物外的思想所吸引,因此生出上述怪想。所谓至人、神人与圣人,在庄子笔下都赋予了全新的意义,其内涵为无我。攀登无我之境,乃人生极乐。荀子斥责庄子,蔽于天而不知人,想必在抨击庄子思想的糟粕的同时,也否定其积极的意义。当今社会,浮躁奢华,人人自乱,亟需庄子一类思想的滋润,或对世俗生活有现实的指导意义。从前宿舍徐公不与我语庄子,当时愤怒,现在想来,大道难与小人语,也就释然了。初读《庄子》,已是六年之前的往事了,那时以马列唯物主义立场来反驳庄子的谬论,将其批的体无完肤,顿觉酣畅淋漓,那时只得其末。后在东莞黄江,二读《庄子》,品出几分味道,尤其那段无用与有用的寓言故事,介于无用与有用之间,这是我的心得,也是座右铭。现在三读《庄子》,对无我之境发生了浓郁的兴趣。无我之境,自然是憧憬之境,但也不能有志强行,否则变了味道,散了精髓。庄子一生穷困潦倒,却也能苦中作乐,保持超凡脱俗的精神境界,这是难能可贵的。昔时圣贤,多能安贫乐道,贫而无怨,穷而守节,这是当代读书人所缺乏的品格。读书人不该是死读书的人,不该是传播主义、导人迷信的人,更不该为稻粮果腹而著书立非心之说。局势复杂莫测,无论何种大环境,读书人要想独善其身,也并非难事,全在一念之间。自诩为读书人的我,最近两月却疏于读书了,主要原因有二。其一,忙于运动健体,其二,学校事务繁琐,无心读书。大寒次日一场飘雪,早起晨跑,绕操场奔驰,眼前的黑夜,与一排杉树林,还有地毯一样雪白的草丛,便是运动的伴侣。一身雪,一身思想,一身思绪。起初跑步,满腹沉思,边跑边想,其后跑步,无所思,今晨跑步,心无挂碍,想必快接近无我之境了。大思始于行,大寒两日,寒假开始。从前的习惯要继续保持,奔跑,超越旧我,攀登新境,大概也是践行我思的一种方式,或一类修行。 


2016122日脚夫笔


(注:编者对原著略微修改,原文题目是谈“我”的存在,图片来自网络。圭臬,读音为guī niè,是指土圭和水臬——古代测日影、正四时和测量土地的仪器,引申为某种事物的标尺、准则和法度;可以据此做出决定或判断的根据。(摘自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