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海峡飞鱼科学站02-05 14:50
作者:观察者网

摘要: 近日,考古学家在中国东北长白山区发现了一件旧石器时代石制手斧。经权威专家鉴定,这件手斧距今约有5万年,而且制

近日,考古学家在中国东北长白山区发现了一件旧石器时代石制手斧。经权威专家鉴定,这件手斧距今约有5万年,而且制作工艺精湛,器形优美,是非常标准的手斧,可与西方典型的“阿舍利手斧”媲美,这次发现否定了西方考古界奉为圭皋的“莫维斯线”假说,具有重大学术价值。

长白山手斧刚发现时的状况(张福有摄)

肯尼亚出土的176万年前的阿舍利石器

手斧是欧洲、非洲旧石器时代早期“阿舍利石器工业”的标志性器物。20世纪初,西方考古学家在法国北部一个名为阿舍利的地方发现了距今50万年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典型遗物为手斧。一般的手斧是指经过打制修理的两面器,从正面、两侧观察,器身基本对称,是带尖的重型工具。

此次发现的这件手斧用近于米黄兼淡绿色的火山岩经两面打制修理加工而成,略有使用痕迹。双面与双边均匀对称,体形完整,线条优美。周身布满浅平疤痕,器身薄锐,尖部扁薄,尖部和两侧缘修疤层叠连续,根部经多次打片做钝化处理,易于抓握。经测量,手斧长246.1毫米,宽95.2毫米,厚46.1毫米,重1318.4克。

吉林省长白山文化研究会会长、考古专家张福有是这件手斧的发现者。他告诉记者,发现手斧的过程充满偶然性。

今年10月中下旬,张福有应长白山管委会池南区之邀,调查松花江上游漫江一带的历史文化资源。

他说:“10月20日,我要去枫林村踏查,因为这里地势高爽,能看到长白山主峰、望天鹅峰等十余座高峰,目的是看清松花江上游锦江的走向与判断清代康熙皇帝派内大臣武木讷登长白山的行进路线。8时31分,我们的车到了前进村与枫林村之间的高岗处停了下来。我一下车,无意间向路右边的断崖瞟了一眼,惊喜地看到了一个石器!我几步蹿上去捡起来,细看,确实是个斧头状的石器,打制留下的痕迹清晰可见,没残缺,略有使用痕迹。”

张福有联系了旧石器考古专家陈全家进行鉴定,确认是手斧。10月28日他们到现场再次确认了手斧发现地点。

陈全家表示,手斧发现地的黄土层符合旧石器时代考古的土层特征,由于雨水不断冲刷,手斧从土中逐渐露出地面,这件手斧应该是在原地被发现,没有被移动过。

陈全家等人还在手斧出土地点附近采集到旧石器石核、黑曜石刀片等十余件标本。

陈全家表示,这么标准的手斧在我国还是首次发现,它否定了西方考古界奉为圭皋的“莫维斯线”假说,具有重大学术价值。

文化人类学家田子馥先生认为,长白山手斧的发现,说明五万年前长白山地区就有人类活动痕迹,这对考古学、人类学都是一种特殊的贡献。

手斧是欧洲、非洲旧石器时代早期“阿舍利石器工业”的标志性器物。20世纪初,西方史前考古学家在法国北部一个名为阿舍利的地方发现了距今50万年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典型遗物为手斧。

据了解,从某种意义上讲,手斧的存在与否还寓意着发达与落后的石器工业的比较,成为东西方文化的社会发展差异分水岭。

上世纪40年代,美国教授莫维斯以是否发现了手斧为标准,把世界分为先进的“手斧文化区”和落后的“砍砸器文化区”,以一条著名的“莫维斯线”作为分割线,东亚、东南亚很多国家属于落后国家,我国亦在其中。

陈全家说,长白山手斧对认识东亚地区旧石器工业面貌、早期人类行为和技术的交流与传播及东西方旧石器文化比较研究意义重大;同时,对探究旧石器时代中国东北地区与邻接地区的文化交流,现代人类起源有关的环境变迁与技术行为关系等,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价值。

专家建议,鉴于长白山区可能存在更多、更有价值的旧石器时代文物,应该尽快开展普查,查清文物分布情况和数量。

“莫维斯线”假说

手斧需两面打制,器形规整,制作技术要求较高,工艺精湛,因而被一些专家认为是远古人类聪明灵巧的象征。上世纪30年代,美国教授莫维斯以是否发现了手斧为标准,把世界分为“手斧文化区”和“砍砸器文化区”,其分界线即著名的“莫维斯线”,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东南亚很多国家都在“手斧文化区”之外。

(观察者网综合新华社、《文化快报》报道)